大家都在搜

我在珍爱网相亲:原来相亲是这么回事



  我是一个典型的95后网络原住民,一天24个小时最起码有20个小时,在网上粉爱豆,盖楼应援,如果不是家里老母老父的再三催促,我也不会答应来珍爱网线下门店体验相亲。借用我们俊俊子的话,那就是“愿得一人心,不要总相亲”,好吧,虽然这是我第一次相亲。

  

 

  早上不到八点钟,太阳公公都还在偷懒,我们城里的太阳公公有时候一偷懒,就是一整天看不到人,自然,我平常也懒得起床。可今天不一样,我的老父老母,连番炮击我不要迟到,约好的线下见面时间快要到了,一定要好好打扮,给对方留下一个好印象。初印象留的好,即使是糙女也能多三份容忍。此处我腐女的心,抽了三抽。

  一番慌乱的早晨下来,我被顺利包装成粉红小公主,老父老母一边狠狠地盯着我的大步伐,一边在我耳边絮叨。“这位后生,小伙子长相白净,学习好,年纪轻轻就是项目总监了。”老父对自家闺女即将要去见的相亲对象,甚是满意,表现出一副“我家闺女终于可以嫁出去了”的样子。“你走慢点,老实点,你妈多不容易,为了给你找小伙子,硬是给你做了一份简历给到红娘老师。”“妈~”我声拖得老长,以示抗议,心里眼里脑门上都是,这段路真是太长了。

  ”妈什么妈,我告诉你,这是珍爱网红娘老师在网络大数据的帮助下,重重筛选出来的,费了好大一番劲,你务必认真对待!”“是啊是啊,听你妈的准没错!”从小被同龄孩子羡慕的我,真是心塞到没地儿说。被絮叨了一路的我,终于来到了约好的见面地点,把我的老父老母甩在了马路对面,此时此刻我突然觉得相亲原来也蛮好的,全然忘记了我是因为什么被絮叨了一路。“冲呀,此处相完,我应该能安静盖楼一段时间!”

  推门进去,坐在落地窗旁边,身穿白色上衣的男孩子,就是我这次的约见对象,即使昨晚恍惚中听老父老母说过几句,年轻有为,但是,再年轻有为也抵不住我俊俊子绝世美颜呀。“你好,我是许颜,红娘老师说过你基本情况了,你有什么需要了解的吗?”很好,还算有礼貌,但开门见山,保留我个人风格,希望快点结束。

  “你好,我是刘则,”明显,粉红色的套装吸引了他的注意,“你看着很可爱,很高心认识你。”“姐一点都不想认识你,姐是被逼的,好吧,既然来了,我还是聊聊,顺便积累下网文素材。心里诽谤一通的我,考虑到衣食父母还是坐下来,打定主意聊聊再说,毕竟听说,我们还有个什么适配指数的,相当高,我得弄明白咋回事,好杀老父老母一个回马枪。

  “听说珍爱网APP上有个心灵视界的匹配,我们的适配指数高达98%,你怎么看这个呢?”“匹配指数只是参考数据,我们合不合适还在于相处,红娘老师也只充当缘分的摆渡人,不是感情故事的操纵者,更不是创造者。”是这么回事,但一直怀疑相亲必要性的我,不可能放过这个机会,继续问道,“你觉得相亲的意义是什么呢?虽然有大数据的帮忙,但数据是死,人是活的。”

  看刘则的神情,有为青年,此刻定是也搞明白了几分我的态度,但奇怪地是,没有出现想象中的一幕:某相亲男见女方无意相亲,甩手而去,转而投诉门店红娘…“相亲,只是在婚恋服务网站及红娘老师的帮助下,进行信息联结,减少想脱单人的信息搜索成本,就比如你我,通过珍爱网APP和线下红娘老师的牵线,我们的信息有了联结。”

  刘则看我没有说话,继续说道,“信息有了交换,我们之间有了社交场景,但我们是否有故事,还在我们自身,是否愿意经营,相亲本无套路,就是征婚男女市场需求,也是一个社会现象,所以,没有必要有任何压力哈,就当认识一个新朋友。”

  “重新认识下,我是刘则,今年28岁,是一名咨询公司行业研究员。”

  “你好,重新认识下,我是许颜,今年24岁,一名媒体从业者。”

  窗外阳光明媚,没有了负担,我开始同刘则有一句没一句地说说平时的生活,倒倒老父老母催婚的烦恼。余生很长,有缘不易,原来相亲也只是一场有缘人之间的轻聊。




上一篇:拒绝快营销!莱克电气:品质永远是第一位
下一篇:返回列表
莫高窟从4月1日开始提供六种旅游选择
中国,阿根廷眼中新的伙伴关系时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