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都在搜

南疆以南,我是和田



  

 

 

  图片|视觉中国 ©

  物道君语:

  和田,如玉

  相传,古时西北有国名曰“于阗”。

  国王晚年无子,后继无人,急得去神庙祈求天神赐予,神像的额头裂开,蹦出了一个婴儿。但婴儿不食人乳,国王害怕他夭折,只好再次求助天神。

  此时,大地隆起地包,神似乳房,哺育了这个于阗国的王子。自此,于阗国也被称为“地乳”。

  古之于阗,即今之和田。

  和田在新疆以南,昆仑山脚,大漠之临。千万年前,昆仑山的积雪融化,流经黄沙万里的塔克拉玛干沙漠。冰冷雪水遇上炙热沙漠,意外生成了一片绿洲。

  这片绿洲如同大地的母亲,用乳汁孕育了诸多璀璨。

 

  

 

  图片1.2|视觉中国 ©

  昆仑养石,两河流玉

  和田也称玉城,中国产玉之地很多,但最好的玉出自和田,而和田最好的玉,来自和田那两条河,墨玉河与白玉河。

  每颗和田玉,一生都要历经一次奇绝的冒险。

  昆仑养玉,它以百万年高龄,孕育着许多的山石。每年冬雪夏融,雪水就会挟裹他们滚滚而下。从急湍的上游到平稳的下游,是一次生死冒险,有些永远留在上游,变成河底鹅卵石。幸运的会随着河水到达中下游。

  

 

  

 

  图片1|老汉 ©

  图片2|牧马人5616 ©

  和田的河流,像个温柔的母亲,慢慢地抚挲着这些昆仑之巅来的孩子,一点点地把山中顽石盘成美玉,润如凝脂,纯如雪水。

  至此,和田玉才会迎来它一生最美的时刻。

  《天工开物》里说道:月光盛处,必有美玉。所以“美人月夜采美玉”,是和田玉独有的浪漫。

  因为人们认为,秋月、赤女、玉石,皆属阴。所以三者会相互吸引,采玉的话会盈满而归。

  

 

  

 

  图片2|视觉中国 ©

  当秋月的第一缕光,倒映在河中时,河面就盈盈有光,早就打磨好的美玉,便翘首以盼,它们历经险流,就是为了找到那位人间使者。

  这群使者是赤身的少女,她们踏入河流踩美玉。即便鹅卵石和美玉相间河底,但少女们总能找到命中注定的那颗玉石。

  一切的奔涌和等待,就为了此刻最美的相遇。

  

 

  

 

 

  图片1|老汉 ©

  图片2|视觉中国 ©

  和田人,内心如玉

  和田玉如江南的润泽,但和田却像西北的随意涂抹。

  因为塔克拉玛干的风沙却从未停过,荒莽严酷,沙海风暴,一年三分之二的时间,都是黄沙漫天。

  但生活于此的和田人似乎并不在意,跟风沙相处得很好。他们赤着脚踏入沙子里,感受沙子体温,有时劳作累了,就直接在沙梁上睡着。

  

 

  

 

  图片1|黄赛 ©

  图片2|牧马人5616 ©

  在这个地方,长寿的人意外地多,常常可见活到100岁以上的老人,坐在葡萄架下,或蹲在门口,数着来往的人群。

  和田人简单,内心如玉般通透,只要河流还流淌,瓜果熟了,玫瑰花开了,有牛羊驴马,他们就没有忧愁。

  

 

  

 

  图片1|黄赛 ©图片2|爱照相的画家 ©

  白天就去自家果园转转,因为这里的日照时间长,有着最好的红枣,最甜的南瓜,吃上一个,风沙苦涩,但心里是甜的。

  晚上去镇里的巴扎逛逛,这里有最好的夜市,烤一个鸡蛋,烤一个西瓜,西瓜的清甜加上羊肉甘香,就是夜里最好的慰藉。再叫上几个朋友,等萨它尔、手鼓、都它尔等乐器响起,就一起跳舞。

  

 

  

 

  

 

  图片1|图拉西 ©

  图片2|沁琥 ©

  图片3|weilin ©

  简单而快乐,是维族人的天性,哪管身在大漠戈壁,还是绿洲田野。

  反倒是沙漠的炙热催生了他们的热情歌舞,冰山的清冽融化成他们的清澈简单。

  和田人内心如玉,就像昆仑山石,越是急流湍急,便越发圆润通透。

  

 

  图片|图拉西 ©

  和田,沙漠里的一块玉

  有人说:“在黄沙万里的大漠中,有这么一片绿洲,像是风沙的苦心雕琢。”

  如果说山石要经历冒险才能成为和田玉,那和田瓜果则只需静待秋来,瓜熟蒂落,便一举把和田点缀成沙漠中的一块玉。

  和田的瓜果,跟和田人一般,善于把困境变成养分。

  沙丘遍布没关系,沙性的土更利于瓜果的茁长。干旱炎热也没事,这样就没有霜打瓜落的悲剧。甚至每年可怜的那点雨水,也值得让瓜果开心。

  与此相似的,还有那金黄的胡杨。

 

  

 

 

  图片1.2|视觉中国 ©

  入秋肃杀的秋风,不知吹衰了多少花草,冰凉的秋霜,不知让多少挺拔的树木瑟瑟发抖。

  可胡杨却立于旷野,生而不倒一千年,倒而不死一千年,死而不朽一千年。在这片恶劣的环境下,用一片金黄让日月无光,人心羞愧。

  塔克拉玛干沙漠像杀手一般,风沙所到之处,荒芜严酷。只有胡杨挺立,枯败的枝桠仍在挥舞,等来春的新绿。

  

 

  图片|老汉 ©

  维族人的语言里,胡杨也叫“托克拉克”,意思是最美丽的树。这样的美,不仅在于纯净饱满的金黄,还在于那虽死犹生的坚硬。

  和田两河流美玉,瓜果斗艳胡杨黄,文明、植物、甚至河底的鹅卵石,把和田点缀成了沙漠中的一块玉。

图片|美摄之旅 ©

 

  南疆以南,我是和田,我以神山为屏,以大漠为临。庇护这里歌舞的人们。如大地之乳,孕育文明。我饮昆仑山最清澈的雪水,润泽出中国最好的玉石。纯净有如维族人的眼睛,通透如他们无忧无虑的内心。又坚硬如沙漠的胡杨,哪怕黄沙漫天,也拔不掉坚硬的根。

图片|视觉中国 ©

 

  致亲爱的物道家人们:

  大家好!我是物道主编,之华,和田玉,中国四大名玉,和田青玉,则被誉为“帝王之玉”。这期众筹,我们推荐这两款由青玉所作、风雅无边的杯盏。沿用玉雕工艺中难度极高的薄胎雕刻,一杯素净无饰,一杯竹影绕身,重现千年宋韵之美。感兴趣的朋友,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,添加我的微信,我们一起聊聊。

  

 




上一篇:光大推出星巴克满减、旅行美食特惠、光大抖音双倍积分
下一篇:返回列表
莫高窟从4月1日开始提供六种旅游选择
中国,阿根廷眼中新的伙伴关系时代