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家都在搜

编剧鹿呦呦转型作家,多部小说出版上市



  

 

  鹿呦呦,曾为华谊兄弟的签约编剧,在职期间参与过网剧《你微笑时很美》的编剧工作。从华谊离职后,鹿呦呦开始醉心于小说创作,先后出版了《对方辩友,别紧张》、《春深旧梦》、《亲爱的岛屿》等多部小说,另外《偏爱》、《爆款女王》、《肖想他已久》、《伪装同桌》等小说还在制作当中,《甜甜甜点师》则在阿里文学上连载并且已完结。除此之外,鹿呦呦还摘下了2019年“花火新星新人作者选拔大赛”的桂冠,获奖作品为《陨石猎人》。

  

 

  (鹿呦呦获奖证书和奖杯)

  情感和喜剧类题材一直是鹿呦呦的长项,在编剧领域深耕多年的她,对于故事结构和人物设定有着自己独特的想法,并将脑海里的东西通过小说这个载体传达给大家。

  近日,鹿呦呦接受了媒体的采访,谈及并透露了很多关于创作上有趣的故事。

  记者:您为什么会从编剧转型为作家?

  鹿呦呦:其实出版小说一直是我从小到大的梦想和执念,相信每个人初中的时候班上都会掀起一股看小说的狂潮,我的青春也不例外。那时候同学们非常可爱,一本小说撕成好几部分在班上轮流借阅,当时我就在想:“为什么大家读的不能是我写的小说?”,自此写作这件事情就在我的心里生根发芽了,我一开始是在纸质的笔记本上写,同学们也很捧场,读完后会认真地给我写评论,甚至还传到其它班级去,到后来整个年级都知道我在写小说了。

  之后有人建议我将小说发到网络上,这时候我才开始真正地接触网文,虽然我写的是网文,但是对于出版有一种很深的情结,我觉得自己写的文字能够被印刷出来摆在书店里,被读者们看到,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。

  上了高中后,由于学业繁忙我就比较少写小说了,大学里很偶然的机会步入了影视行业,一直痴迷于剧本的创作,便将写小说这件事情暂时搁置在一边。对于大部分的编剧来说,很多时候并不能写自己想写的故事,要听来自投资人、制片人、导演、策划、平台等等多个甲方的意见,观众们经常将一部失败的影视作品的责任归咎于编剧,说要给编剧寄刀片,其实真的很冤枉,编剧就跟设计师一样,经过各种改稿后作品就变得四不像了。而且在影视行业里,项目流产是常有的事情,还是各种奇奇怪怪的理由,比如写着写着甲方不见了(公司倒闭了或者老板犯法被抓起来了),还有一些打算炒演员CP的定制剧,其中一个演员突然官宣了恋爱对象,CP炒不成,剧也直接不做了,真的很无奈。

  当时我的脑袋里有太多故事了,不写出来我真的很痛苦,而原创剧本写出来再卖出去是非常难的事情,现在的大环境,投资方更愿意买一个不知名的小说IP也不愿意用一个成熟的剧本。这时我便想到了回归作家身份,相比起剧本,小说更尊重原作者的想法,几乎完全是作者想法的表达,于是我那段时间推掉了所有的编剧工作,开始专心致志地写小说,就跟疯了一样,每天强行将自己摁在电脑桌前,不达成目标不让自己休息,最夸张的一次是连续写了20个小时、创作了四万字,我现在特别感谢那段时间的自虐和自律,才让这些作品得以陆陆续续地面世。现在想想,从开始写小说到第一本小说出版正好十年,十年之约,真的很棒。

  记者:看来您这一路走来都与写作脱离不了干系,那您在最初写小说时还有遇到什么好玩的事情吗?

  鹿呦呦:哈哈,之前有读者问我写小说赚不赚钱,我想到我初中那会儿写小说,不仅没拿到稿费,还赔了五千块。

  记者:啊?怎么说?

  鹿呦呦:当时我将小说投给很多出版社,几乎都是杳无音讯和石沉大海,只有一家给了我回复,先是夸我写得特别好,很适合出版,我激动不得了,但对方又说只能合作出版,意思是公司和我各出一部分钱(我出五千),把小说出版。我那时太迫切了,觉得这个机会来之不易,就跟我爸要钱,我爸一听感觉是骗子,但是他比较宠我,知道我是那种不撞南墙不回头的性格和对于写作太痴迷和热爱了,就跟我说:这五千块钱就当给你交学费吧。

  记者:那这本小说最后出版了吗?

  鹿呦呦:当然没有,对方是骗子啊(笑)。不过真的挺感谢我的家人,尤其是我奶奶和爸爸,他们一直都很支持我创作,我参加花火那个比赛时前期需要投票攒人气,我爸一直很积极地在各个群里帮我拉票,还有疫情这段时间我在家里写小说快待不住了,想出去找工作,我爸跟我说:“你就这样每天在家写写也挺好的”,就算没有收入我爸也不会嫌弃我,一直很守护我的初心和梦想。后来我的小说出版了,家人们都很开心,奶奶甚至还把小说从头到尾读了好几遍,经常打电话给我,说哪段哪段写得特别有意思,这让我很感动。

  记者:那您接下来对于自己的职业生涯有什么规划吗?

  鹿呦呦:我感觉我是把兴趣变成了职业,现在又变成了一种野心,我希望我除了是个作家外,在编剧这个身份上也能有所突破,创作出为观众所喜闻乐见的影视作品。我非常荣幸能够遇到现在的贵人陈亚莲老师,陈老师是一个非常优秀的艺术家,她的想法常常让我叹为观止,除此之外,陈老师还是一个特别温柔和包容的人,跟她一起做事真的很舒服,她很尊重每个人的想法,我觉得这一点是很多人很难做到的。

  我们现在正在合作一个完全原创的文化项目,影视是其中的一部分,我们有信心将这个庞大的世界观通过剧、电影等载体传达给大家,请大家拭目以待吧。

  采访到这里就结束了,鹿呦呦还表示:“我有时候在想,我写的人物,真的存在于某个平行宇宙吗?后来我似乎明白了,并不是我创造了他们,而是他们本来就在那里。爱与永恒,这种强烈的感知和意念打破了次元壁,穿越了时空,将故事通过神经元传达给了我。”

  最后附上鹿呦呦部分作品的介绍:

  

 

  《对方辩友,别紧张》

  自恋毒舌的辩论队队长PK一紧张就结巴的奇葩选手,长大后他们成了唇齿争锋的离婚律师,校园加职场文。

  文案:

  自诩才华颜值兼得的三年一中学霸校草白林间,竟然被一个不知名的转校生蓝栀子给辩得哑口无言?!

  全校同学惊了,学校最厉害的辩论队“校园说”队长也有今天,三秒钟,我要这个女生的全部资料!

  遇到一个这么优秀的辩论好苗子,“白·不计前嫌·林间”选择拉拢她。

  蓝栀子被强行拉入了“校园说”,可每次看到辩论的辩题……你们是认真的吗?

  “葫芦娃厉害还是奥特曼厉害?”

  “夸夸群好还是喷喷群好?”

  “睡不着和起不来哪个更痛苦?”

  ……

  “蓝·不小心上了贼船·栀子”同学一脸蒙圈。现在退出还来得及吗?

  “你不敢加入‘校园说’,是怕被我的美色迷住无心辩论?”

  白林间说出这么不要脸的话时,脸上挂着一副“不愧是我”的傲娇表情。

  蓝栀子:……

  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。

  其实,他想对她说的是:“别紧张,我一直都在。”

  看到在舞台上光芒万丈的你,那一刻,仿佛有流星滑落我心底。

  

 

  《春深旧梦》

  现代舞台剧制作人遇见来自民国的染房二小姐,奇幻穿越,女主的出现救赎了背负着伤痛的男主。

  文案:

  舞台剧制作人孔春深乌镇选角,意外遇见了民国染坊小姐周染衣。

  梨涡清浅,秋意醉人。漫天飞舞的染布下,她哭红的泪眼,融化了他的心。

  嗯,新剧的女主角,是她了。

  两人一起排练,上下班形影不离,剧组吃瓜群众:“你俩是不是住一块儿?”

  周染衣正要点头,孔春深却一本正经道:“嗯,她住在我的楼上。”

  没毛病,复式的二楼也算楼上。

  谁让她在这个时代用啥啥不会,听啥啥不懂,可爱到逆天。

  不圈在身边,不放心。

  小深爷为自己近水楼台找了个理由,无懈可击。

  世间所有的美丽,都不及他第一次遇见她。

  他不知道她为什么叫他燕哥哥,但他喜欢听。

  就好像,他不知道她哪天会消失,但他会在下一个春天,找到她。

  

 

  《亲爱的岛屿》

  这是一本为爱妥协和成就的小说,本是华尔街之狼的灯塔守护者与单纯善良的人鱼小姐,一个活在万丈平地起的高楼,一个靠海而生亲近自然,天差地别的成长背景,造就了他们之间难以逾越的鸿沟。

  文案:

  池故渊,纽约金融街精英新贵,被迫回家继承祖父家产,结果得到了一座每天要守的……灯塔?

  “What?!”豪门小言可不是这么写的!

  分分钟赚几个亿的金融巨鳄:“我放弃这份遗产。”

  “故渊哥哥,你也要放弃小鱼吗?”面前的少女五官精致,一双异瞳里的光芒逐渐暗淡。

  爷爷的遗书里没交代过他还收养了一个这么楚楚可人的萌妹啊,造孽造孽。

  到底是将他从海里捞上来的救命恩人,池故渊不好拒绝:“好吧,我……”带你一起走。

  话没说完,他就因为破坏客船被彪悍的岛民们强行扣在岛上“还债”。

  虽然他银行卡里存款超过九位数,但事实证明,池故渊还真的赔不起这几百块。

  因为这个小破岛上没有取款机,没有WiFi,更不支持移动支付!

  “故渊哥哥,修船的钱我们可以一起慢慢还。”小鱼露出天真纯洁的笑容。

  “怎么还?”

  “出海捕鱼啊。”

  “……”NO,这不是我的剧本!妈妈我要回家!




上一篇:重庆曙光男科医院 微笑服务 建立和谐医患关系
下一篇:返回列表
莫高窟从4月1日开始提供六种旅游选择
中国,阿根廷眼中新的伙伴关系时代